慕薇苒

这里湾家人,懒癌末文绘双修(挥手
文豪野犬深坑中
目前虽然在更梦女子但还是有原作cp 的!
可以的话希望能有点评,一个字我都能嗨上半天(
本命乱步,缺粮中

【以津真天、血影.月之翼&觉醒之妖】
久违ㄉfafa

把麦克笔丢学校惹只好重回使用色铅ㄉ时光(゚∀゚)

乱步先生生日快乐!
前一张九月的后一张十月的,虽然十月的简化蛮多不过我觉得那张画比较好看ww

当初是被奶奶推坑文野的,但是一开始没有被戳到,所以是半敷衍的订阅后就搁着没在看
而我通常会先注意女性角色,加上我对长发有点偏执,所以就是觉得镜花的设计蛮可爱的,而且也比较多大触画她,这时候是根本没去注意其他角色的(#

而后来追了前面一点剧情,不过我用的程式并没有特别把四格和人设正剧分门别类的放,于是我看四格看一半接着到人设的部分,当时就被乱步的立绘给戳到了,春河老师的立绘画的很邪气,我当下整个被煞到wwwww

说是一见钟情也不奇怪,我想

我刚升国一的时候曾有人问我本命是谁,还叫我一定要选出一个,当时我追的有零之使魔、魔法科技高中的劣等生、刀剑神域、元气少女缘结神这几部比较红的,那时觉得里头的男主都很帅呀,支支吾吾的讲不出一个喜欢到能称之为本命的,但我见到乱步的当下就有了「这个人是我本命」的肯定想法

不过漫画的人设页真的是蛮「简」介的ww
直到我因为被乱步煞到而开始追剧情以后,才开始看见了全面的乱步

在我看来,乱步前期是表现的相当聪明而任性、孩子气,似乎只在意社长跟甜食的人,例如敦被抓走时乱步无所谓的态度和社长说会夸奖他时的变化,在委托现场发动异能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内推理出犯人是谁自信肯定的模样
永远从容而遵从自己的想法,自由且洒脱,心性保持着孩子一般难得的纯粹

顺带一提,他若是出现在现实中应该是个典型的屁孩,而且是完全呛不过的那种,若是出现在我身旁,我可能恨不得一掌拍死他(ㄍ
感觉他会疯狂打击自己智商(((((
然后乱步发动异能的时候超级帅气,可以可爱可以帅👌
非常的吸引人

中后期的乱步变得十分稳重,不过不如说他是有所坚持的、是将自己成熟的一面隐藏起来,直到共喰病毒开始那刻才不得不做出改变
他其实很看重那些伙伴的,是想要保护他们、保护整个侦探社的

当初那个不会逼迫他成为「大人」,仍将自己当作普通的孩子看待、保护他、为自己设立侦探社的社长
曾经作为军医却遭到无情利用,却依然温柔渴望救助眼前生命的与谢野小姐
(暂且想不到最合适的形容##

国木田认为自己间接杀害了那个小女孩时,乱步的眼神、说出的话,一瞬间都让人感受到了乱步所有的人情味

当魔人将侦探社逐渐摧毁,书页被偷走,侦探社被诬陷那时,他不能再当一个孩子,他要守护整个侦探社,守护那些相信他的人们,他在刹那间变得独立而坚强,在没有其他社员的陪同下孤军奋战单独行动,到后来撞开玻璃摔落而下落不明

让人心疼心慌,但会想继续支持他前进却并非将他关在牢笼里永远保护起来,想要继续追随这样的一个他——

乱步先生,2018/10/21,祝你生日快乐,今天仍旧喜欢这样的一个你

有事没事画闲图(((o(*゚▽゚*)o)))

被乱步先生撩习惯了而反过来捉弄人的莎芙薇儿小姐
乱步先生我喜欢你——♡(意义不明

赫然发觉画以津未觉的皮肤是难事(×
预计是物理笔记本(´∀`)♡

#文豪野犬同人文
#梦女子
#ooc
#乱莎
#求点交流q
#园艺者.忧郁侦探事务所 新编

5
  七人死亡。
  调成静音的电视机忽地炸出声响,新闻紧急插播口沫横飞的报导着关于怪人二十面向再度杀人的案件。

  他杀了七人,从七人身上各自取走一个器官,并以漫流成绽放红莲似的温热血流在地面书写着讯息,那讯息分明是要给莎芙薇儿的,一句句都在苛责她,一句句都要使她崩溃。

  「这些纪念品真不错呢,不觉得很美吗?」

  「总算发现了呢。」

  「我等着妳。」

  「忘了妳的命是其他人用性命换来的吗?」

  「妳活下来是为了永远置身于愧疚里,生不如死。」

  「所爱之人都因妳死去。」

  「妳没资格幸福。」

  莎芙薇儿从不是个冷静坚强的女孩,在这数句话里的针对令她头昏眼花,挺直的背脊发软。
她是想摆脱自身的懦弱的,在道尔先生毫不犹豫的对缩在墙角的自己伸出宽大的掌心时、在乱步对自己没有伪装表露出孩子般的天真时、在与谢野无所迟疑的主动上前接纳自己时,他们一步步的救赎着她,以他们独有的温柔,她总算能正视自己的存在的时候——她不要再陷入回忆里折磨自己了,试图从回忆里逃脱没有意义,过去已经和她无所关联。

  她紧抿着唇,尽管她极力表现出的是镇定,但眼眶里头却像是随时要挤出水似的看着便心疼难受。
  「莎芙薇儿小姐可是名侦探看中的人喔,没问题吧?」
他眯着双含笑的吊梢眼手指着她,她懂得那是信任、是肯定,是对于自己的安心。
  「嗯,没问题的。」
  『是妳的话,绝对没问题的! 』
既然对方都愿意信任自己了,那么再表现出这样有意无意的消沉可不好呢;莎芙薇儿略显僵硬地勾起笑来,并非强颜欢笑那种,而是柔软的、富感情的,白净的双颊是扑了粉似娇俏的嫣红。

  比起沉浸在郁郁寡欢时的模样,果然还是真心的笑起来更好看些。

  「莎芙薇儿小姐,还有一件事,之前提到过的被怪人二十面向攻击的另一个人——」
她敛起眸,食指悄悄抵在唇前表示噤声与了然,他愣了愣,看见她那虚渺的笑容里又重新染上了悲伤的色彩——只希望,在她面对怪人二十面向时也能面带笑容,保持如此的平静。
🌸
  威尔斯同莎芙薇儿一齐回了伦敦。

  莎芙薇儿一副谨慎多虑的模样要威尔斯跟着自己回伦敦去,说是他这段时间里头前前后后受过不少怪人二十面向的袭击,这会儿她可绝对要保护他还他协助越狱的一份人情;威尔斯一愣一愣的听着,随后又只能够傻笑着连连点头说是——怎么明明他才是来做保镖的,这下子换做他受保护啦?
不过原来就是要形影不离的守着莎芙薇儿护她周全,他倒也没异议,这便随和的跟着登上专门偷渡罪犯的船只前往伦敦。
在登船以前,威尔斯还听着莎芙薇儿仓促的播出一通电话给谁,隐约的话音听来不像是先前酒吧里自己偷瞄了眼打量了好一段时间的乱步,她似乎称对方为道尔先生,被查理曼那一众人称作小气鬼的道尔先生。
几句话入耳是含糊不清的,几个字眼里却不离莱茵两字,即使他本身是个孤儿出身,也曾听闻过莱茵这辉煌过一时的大家族,他可不知道怎么这一趟前去伦敦竟还牵扯上了莱茵这姓氏。

  深夜时分,此处因近港区黑帮的地盘而鲜有人烟,白雾缠绕着停泊的偷渡船只,湿冷的空气随着缓缓渗入体内,人群躁动不安。
四周遭的路灯似乎久未修缮,连一盏都没有亮起,登船的人们以手胡乱挥舞着好维持平衡上船去,拥挤的队伍惹人窒息难耐,阴沉的气氛仿佛送葬队伍似的。
莎芙薇儿和威尔斯好不容易挤上船只,这样紧张的氛围下无人胆敢闭眼休息,一对对眼睛睁得老大、满布骇人血丝,与他们无意识里所表现出的安然自得有着极大的反差,虽引人注意,但使人浑身不对劲的视线并未停留太久。

  「威尔斯,你觉得怪人二十面向的真面目是什么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欸……我从来没想过欸,而且我的脑袋不怎么好啦。」

  威尔斯斜着头无意间表达他的疑惑,莎芙薇儿却不多说什么,只管着在漆黑的空间里头笑的朦朦胧胧,微勾的笑容里多掺了些时间磨练出的狡黠锐利,简直像把出鞘的剑似的,无形中便将他人给看穿的透澈;威尔斯总觉得这比隔壁的大个儿还令他一身鸡皮疙瘩。
  「店长小姐?」
她不再怎么说话,突如其来的寂静将船里人的一吸一吐给放大成了无数倍令人心慌的节奏。

  「没什么。趁着夜晚还安宁时好好休息会儿吧。」

#文豪野犬同人文
#梦女子
#ooc
#乱莎
#求点评///
#园艺者.忧郁侦探事务所 新编

Chapter2.灵魂的烙印?

4
  怪人二十面向出手杀了第二人。

  乱步皱着眉头关了电视机,新闻主播尖细吵闹的声音嘎然而止;他随后拈起一旁尚未干枯萎缩的淡粉色花瓣瞧着。
前些天里去探望那人、让莎芙薇儿背黑锅那人,手心里紧抓着的便是这一小片淡粉娇嫩的花瓣,经专业人士检验过后,确实了这是未经加工的玫瑰的花瓣。
花瓣里似乎还暗藏玄机,被紧抓着却未折损挤出花汁、且经过数日,脱落本体许久的花瓣早该枯萎转为褐色,可这花瓣却并非如此,而是维持着光鲜亮丽的旧貌。

  明明不是人工花却也没经过特殊处理呀——这东西到底和怪人二十面向有什么关联,超推理是能够看尽真相,却不代表能够以最理想的方式处理问题……他向后仰倒在带有些许暖意的榻榻米上头,暖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洒落屋里,落在那花瓣上头,竟映照出某种图腾似的轮廓。
察觉到这点,乱步下意识的弹起身来,神情中掺和着获得重大线索的欣喜;他理了理起皱的衣装,这便匆匆忙忙的往外头大步走去。

  乱步不由分说的找了与谢野替自己领路,实际上他是知道那地点在哪儿该如何到达的——从他明确的指示着该往那条路里走便能知晓——与谢野可就不明白找上她又是为何了,也许是想要个保镖作陪。

  他俩左弯右拐进了条陌生的小巷里头,巷里有间墙瓦剥落的木门老屋在民宅间显得格外突兀,阳光吝啬着不愿将斑斓亮光带进里头,死气沉沉毫无人气;她倒不觉得乱步会对这儿起兴趣,可他却是停在这动也不动的,害得她也没敢出声询问是否该离开去其他地方找找,说不定他俩进错了巷子呢。
  「与谢野小姐,妳能把门锁撬开吗?」
名侦探先生的话没什么好质疑的,与谢野干脆的点点头,手脚俐落的从随身的深色医生包里捞出惯用的柴刀并朝门锁附近切入,腐朽虫蛀的门板禁不起柴刀的力道,一会儿木板就裂了好几块摔上地面,锈蚀的门锁也哐的一声跟着掉落。
她伸出纤细白皙的手去开了门,很难想像吧,那看似柔软脆弱的手竟能如此行云流水的挥动着柴刀;门后的空间不怎么大,与谢野便放任着乱步四处走看,他没多久后停在原应是小型花园的处所,然后说着这儿有遭人移动过的痕迹,估计是暗门吧,莎芙薇儿就在这底下了。

  生锈的铁门被开启,发出要比乌鸦的叫声更为刺耳难听的吱呀声;门内是看不清底的楼梯,但或许并不算深,隐约能听见细碎的乐声。
他们一前一后的下了楼梯,楼梯果真算不上深,一会儿便到底了,一扇雕花的木门立在那儿,与谢野伸手转了转门把,是锁上的。
  「……江户川先生和与谢野小姐?」
  「是。」
雕花木门忽然开启,一名彪形大汉探出头来愣了愣后道出他们的姓氏,看来莎芙薇儿的确是在这了,还有闲情逸致去算他俩抵达的时间呢。

  门后的空间挺广,是个打光昏暗且颇有气氛的酒吧。
莎芙薇儿在酒吧里很是显眼,至少她这样一个看起来柔弱漂亮还带着愉悦笑容的女孩在全是凶神恶煞的酒吧里是格格不入的;她噙着柔软的微笑朝着乱步和与谢野招手,优雅的气质在抒情的乐音里、在沧桑浪漫的氛围里,也许在她面前一杯琥珀色的酒水里,她变得有些许不同,笑容里在看向他们时多了欣喜的情绪,比起以往更为动人;乱步蹙起眉头,像是在懊恼自己会看着她恍惚愣神,甚至有点儿心律不整。
  「这里也有日本酒,味道挺好。」
她轻飘飘的说着,这句话是在针对与谢野。
  「呵,既然如此,你们自己聊吧?」
与谢野慵懒的笑着,那抹笑又仿佛意有所指;她站起身往吧台去,毕竟这件莎芙薇儿的事并不算在她的工作范围里,她顶多是个附带的。

  「那么江户川先生是要谈论什么呢?」

  「上面有个图案,莎芙薇儿小姐觉得这代表什么呢?。」
听毕,乱步从口袋里头取出那片淡粉色的花瓣递给她。
  「我只有单边的耳环,这像是另一边的,印上去的图案。是……」
她眯起那对爱丽丝蓝的眸子端详着陷在掌心里的花瓣,愉悦的笑容在须臾间抿成僵硬的直线——是忿恨?是愕然?是忧心? ——另只手则撩起右侧的发丝,右耳那儿的确有个设计成玫瑰形状的镂空银质耳环;莎芙薇儿没有像平时一派轻松的弯起婉约的微笑,欲言又止,凝重的表情直到下一句话才开始崩解,转为苦笑与不知是对于何事的不舍。

  那不舍的眼神是望着他的。

  「那么,伦敦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吧,江户川先生就只要用合理的理由解释那两人为何被杀害就好,这样江户川先生就不必再和我牵连上了。」
异样的情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是因为厌恶莎芙薇儿那近乎命令和事不关己的语气吗?
乱步不经意的皱紧眉头,总是伶牙俐齿且不顾他人感受的他第一次的说不出任何话来,心里酝酿出的唯有不甘心及不明所以的烦闷感。
  「啊,抱歉,我说了失礼的话吧。我是指江户川先生讨厌麻烦的吧,早些解决不是很好吗?」
她似乎是想藉由酒精麻痹自己让表情缓和些,随即便举起身前的玻璃宽口杯里余下的琥珀色酒液一饮而尽,还未融尽的冰块在玻璃杯里叮叮当当的打转。

  「还有,江户川先生怎么看都不止是因为有趣才陪我闹腾了这么久吧?」
乱步不悦的表情些微的舒展开来,可听了她简直像是醉酒迷茫后的直言不讳后却又讶异的挑起眉头——的确不止因为有趣,这点莎芙薇儿是说中了;可乱步这就纳闷啦,他说不出自己为何会不厌其烦的伴其身侧呀。

  源于某种感觉吗?
  喜欢她为了自己绽放开怀的笑靥、喜欢她凑近自己时身上飘来的花朵微香、喜欢她鬼灵精的狡诈和隐藏起的孩子气、喜欢她在身旁时鲜活起来的世界和心疼她内心盘踞着消除不去的梦靥;似乎他喜欢她,超越友情亲情那般平凡的喜欢。
乱步以为自己这辈子是和恋爱沾不上边的,全然错误了呢。

  「不过呢……江户川先生,在我处理完伦敦的事后,请让我回到横滨陪在你身旁吧。」
  「……莎芙薇儿小姐可要快点回来喔。」
乱步老早看透了,莎芙薇儿是影响怪人二十面向的关键,她和怪人二十面向……似乎是相识的。
他原来并没有太在乎她,她是生是死都无所谓,只要她在最后回到伦敦面对怪人二十面就好,至少如此无论她是生是死都不会影响到侦探社甚至整个横滨。

  他后悔了,不希望她回到伦敦,更不希望让侦探社发生危机。

  约定这种事是幼稚而不实际的,可他们现在却只能够用隐晦的话语来向对方诉说——会回来的,回来以后要将来不及说的说出口。

  如果……如果她回得来……